<acronym id='edaun'><em id='edaun'></em><td id='edaun'><div id='edaun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daun'><big id='edaun'><big id='edaun'></big><legend id='edaun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code id='edaun'><strong id='edaun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ins id='edaun'></ins>
        <i id='edaun'></i>
        <dl id='edaun'></dl>
        <fieldset id='edaun'></fieldset><i id='edaun'><div id='edaun'><ins id='edaun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1. <tr id='edaun'><strong id='edaun'></strong><small id='edaun'></small><button id='edaun'></button><li id='edaun'><noscript id='edaun'><big id='edaun'></big><dt id='edaun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daun'><table id='edaun'><blockquote id='edaun'><tbody id='edaun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daun'></u><kbd id='edaun'><kbd id='edaun'></kbd></kbd>
      2. <span id='edaun'></span>

          那年,我也曾暗戀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60

          薄薄的一張紙,寫瞭撕,撕瞭寫,最後不瞭瞭之,還是膽小,還是不敢說。

          16歲,我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考上瞭重點高中。那時,我是個瘦瘦高高的女孩,穿衣服極不講究。

          新生報到的第一天,我抱著新發的書往教室走,在拐彎的地方,突然撞到一個人。

          正是秋天,他穿一件藍色球衣,抱著一個籃球,高高帥帥地站在我面前。一笑,露出潔白的牙齒。我們同時說瞭聲對不起,然後就笑瞭。再然後,我的臉莫名其妙地紅瞭。

          記得拐角處有一株高大的合歡樹,分外妖嬈,我匆忙把掉在地上的書撿瞭起來,然後一路跑向教室。

          在教室裡,我看到那個男孩的同時,他也看到瞭我。我註意到,他把額前的散發往上撩瞭撩,那個動作非常迷人,再之後,他坐在瞭我的後排。

          我的心跳得更快瞭。之前和男生吵架、動手的時候,我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是個女孩,是從他開始,我覺得自己是個女孩瞭。當時,激動得手不知往哪裡放瞭,心跳得那麼快,手心有微潮的汗,重要的是,臉紅瞭,同桌問,你怎麼瞭?

          我熱。我說。

          那時候男女生根本不說話,我們班隻有一個女生和男生說話,她是我們的班長。但我的心思可沒在她身上,從第一天撞到他開始,我就知道,我可能壞瞭。

          所謂壞瞭,就是忽然之間覺得自己那麼難看,褲子也肥得不像話瞭,腿腳也放得不是地方瞭,頭發這樣短,眼睛是不是太小……所有的一切全錯瞭。而他進教室的剎那,我更是面紅耳赤。如果沒有記錯,他進教室,13步到他的位子。而且,他喜歡用海飛絲,有淡淡的薄荷香。

          他哪天理瞭頭發,哪天換瞭衣服,我一清二楚。從此,那個大大咧咧的人開始多愁善感,開始看李清照的詞,她說,剪不斷理還亂,才下眉頭,卻上心頭。怎麼這麼對啊!

          學校裡組織文學社,我第一個報瞭名。非常踴躍地投稿,比朦朧詩還朦朧,其實寫的全是他,無論是寫秋還是寫夏——全是他。

          我常常跑到三樓去,那裡可以望到後面的操場,他在那裡打籃球或排球。不過,我更喜歡看他踢足球,跑起來時非常動人,頭發一飄一飄的。那件藏藍色的球衣非常好看,好看得要命。我總是咬著自己的嘴唇,偷偷想他在傢的樣子,也這麼好看嗎?

          那時我們都是走讀生,因為傢在城裡,所以學校不讓住宿。晚上下瞭自習之後,一起騎車回傢,我總是習慣跟在他的後面。春天的時候,他會把那件藍色的球衣圍在腰間,一邊吹著口哨一邊往前騎。有瞭他,我覺得整個路程顯得那樣短。和我走的還有另一個女生,她總是說我說話有點前言不搭後語,其實,我的心思不在和她說話上。

          不僅寫詩,我還開始寫日記瞭。

          在日記中,他的名字叫JQ,是他名字漢語拼音的縮寫。這是世界上隻有我才知道的秘密,這種隱秘的快樂叫我喜悅,叫我不安,也叫我慌張。

          我開始偷偷學著打扮,比如偷穿母親的高跟鞋,比如擦上淡淡的口紅,其實全是為瞭取悅他。

          文理科要分班瞭。我絕望地想,看來,我們要分開瞭。

          那幾天分外地惆悵和憂傷,高大的合歡樹開瞭一樹的花,我把它們夾在日記本中,日記本中有他的名字,分外地芬芳著。我想著想著,突然就掩面哭瞭起來。

          讓我想不到的是,我和他居然分在瞭一個班,同時去的還有五個人,當老師念完分班結果後,我摸著自己的心臟,怕它跳出來。下課後,我去操場上跑瞭十圈,那樣的喜悅,比中瞭大獎還要高興。

          我們仍然在一個班,仍然不說話,可我的心裡還是那樣惦記著,顫動著。日記越寫越厚瞭,心思越來越長瞭,但是,我沒有把這個秘密告訴任何人。

          他在我的日記中,仍然是JQ