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 id='xe1if'></i>
      1. <span id='xe1if'></span><ins id='xe1if'></ins><acronym id='xe1if'><em id='xe1if'></em><td id='xe1if'><div id='xe1if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xe1if'><big id='xe1if'><big id='xe1if'></big><legend id='xe1if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<dl id='xe1if'></dl>
        <i id='xe1if'><div id='xe1if'><ins id='xe1if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1. <tr id='xe1if'><strong id='xe1if'></strong><small id='xe1if'></small><button id='xe1if'></button><li id='xe1if'><noscript id='xe1if'><big id='xe1if'></big><dt id='xe1if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xe1if'><table id='xe1if'><blockquote id='xe1if'><tbody id='xe1if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xe1if'></u><kbd id='xe1if'><kbd id='xe1if'></kbd></kbd>
        2. <fieldset id='xe1if'></fieldset>

          <code id='xe1if'><strong id='xe1if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3. 立志把她搞上床之後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6

          張滾真是很污邪,他還沒見到楊小依的面就放瞭話,要搞她上床。

          他這話是對朋友說的。

          張滾開瞭傢印刷廠,生意不大,印廣告,印包裝,印名片,也印書刊。他每天得像麻雀子一樣,四處覓食。

          朋友介紹楊小依找他做書,他自然很高興,對著電話筒大聲地問:“印數大不大?”

          朋友說:“你真是個財迷,心裡隻有印數。”

          “我做生意的人,不想錢還想什麼?”

          “除瞭錢還有人啊。”

          “人怎麼啦?”

          “書老板長得漂亮。”

          “有多漂亮?”

          “眼睛大。”

          “眼睛大的姑娘我見識得多。”

          “腰子軟。”

          “有多軟?”

          “要多軟有多軟。”

          “廢話。還有呢?”

          “奶子好翹。”

          “奶子好翹?”

          “翹!”

          “再還有呢?”

          “屁股好圓。滾圓滾圓。像你們那地方剛剛出籠的熱饅頭。”

          “不說瞭不說瞭,叫她趕快過來。”然後,又撂瞭一句:“看我不把她搞上床!”

          楊小依從南方過來。朋友沒有誇張,楊小依是長得好看。有南方人的秀氣,兼具北方人的飽滿。尤其皮膚很白。白而潤。像拿清水浸泡過。張滾不斷地盯著她看,心裡有點動動的。他很想伸手摸摸她的臉,或是她的肩膀,終是忍住瞭。初次見面,到底不敢造次。

          張滾請楊小依吃瞭飯,又請楊小依喝瞭茶,看看天已很晚,便開車送她回旅館。

          他打好瞭主意,車到旅館,送楊小依進房間,順勢就把她搞瞭。他已經有過兩回這樣的經驗,心裡很自信。可是車到樓下,楊小依卻不要他再送。兀自跳下車,緊走兒步,一閃身,進瞭旅館。張滾還沒有回過神來,楊小依就已經不見瞭蹤影。隻餘下一地的燈光和旅館門背後保安的身形,萬分空寂。

          這讓張滾有點意外。他同楊小依在一起的幾個小時,他看她一直文文靜靜,溫溫順順的。臉含笑意,語聲輕柔。他說些俏皮話,開些玩笑,常常很放肆,很出格的,她都聽懂瞭,抿嘴笑笑,不作反應。以他的經驗,不作反應,那就是默許。他以為這個姑娘可以上手。沒想到他完全錯瞭。看她推開車門跳下地、登登登頭也不回地走進旅館那架勢,張滾就知道這姑娘難搞瞭。這些年來,他隻要對姑娘上瞭心,還沒有遭到過拒絕。這回碰上瞭。這讓他覺得很沒面子,十分惱喪。他坐著,發瞭很久的呆。

          也不知張滾是怎麼想的,他突然意興全無,不想動,也不想回傢,就斜過身子,把雙腳伸出車窗外,躺下瞭。

          他很快就睡著瞭。

          張滾這一覺睡得真死。鼾聲陣陣,一動不動,連夢都沒有做一個。

          張滾睡醒一覺,已經是第二天早晨。天還黑著,將亮未亮,四周一片渾沌。

          眼前的小旅館像頭怪獸一樣蹲伏在那裡,黑糊糊一大堆。楊小依呢?楊小依在裡頭的哪個房間?楊小依是睡著還是醒著?唉,這狗口的楊小依。

          小旅館的黑影壓得張滾有點氣促。

          張滾把腳從車窗外收回來,坐正瞭,慢騰騰地打著火,慢騰騰地掉過車頭,回傢。

          天色一點一點地亮瞭。

          張滾的傢在城邊上,一塊窪地裡,再過去一點,就是郊區瞭,算是城鄉接壤處。這是一棟孤伶伶的三層高的小磚樓,四面不著人傢。門前一條大馬路。白天,車水馬龍,熙來攘往,煞是熱鬧;晚上,車稀人少,路燈閃爍,顯得空寂,所以,磚樓四周圍瞭圍墻,門口加瞭鐵門。張滾還養瞭兩條大狼狗,蜷臥在鐵門兩邊,讓它們一邊吐舌頭一邊隔著鐵柵欄兇狠地瞪視著外邊的任何動靜。

          張滾沒有想到,兩條狼狗被毒死瞭。

          狼狗是被人拿毒包子毒死的。狼狗的腦袋平攤在地上,嘴邊各是一灘烏血,一旁有小半塊包子皮。張滾踢開鐵柵門,到磚房跟前看瞭看,又出來繞著圍墻轉瞭一圈,明白瞭,賊人已經盯瞭他很久,已經摸清楚瞭他的生活規律,選在昨天晚上下的手。可是人算不如天算,賊人萬萬沒有想到,他昨晚一夜未歸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