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tr id='fm10u'><strong id='fm10u'></strong><small id='fm10u'></small><button id='fm10u'></button><li id='fm10u'><noscript id='fm10u'><big id='fm10u'></big><dt id='fm10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fm10u'><table id='fm10u'><blockquote id='fm10u'><tbody id='fm10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fm10u'></u><kbd id='fm10u'><kbd id='fm10u'></kbd></kbd>

    <i id='fm10u'></i>

    <ins id='fm10u'></ins>

    <i id='fm10u'><div id='fm10u'><ins id='fm10u'></ins></div></i>
    <fieldset id='fm10u'></fieldset><acronym id='fm10u'><em id='fm10u'></em><td id='fm10u'><div id='fm10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fm10u'><big id='fm10u'><big id='fm10u'></big><legend id='fm10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<code id='fm10u'><strong id='fm10u'></strong></code>

  • <dl id='fm10u'></dl>

    1. <span id='fm10u'></span>

            不哭,美人魚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8

              ■ One
              唐詩詩第一次看到藍宇的時候,他穿著舊的牛仔褲,白襯衣洗得領子都發白瞭。藍宇是父親帶的研究生,每周兩次來她傢上課,有時一個人,有時還帶著一個穿著格子裙子的女孩子,那個女孩子,也是父親的研究生。
              那時,唐詩詩隻有14歲。14歲,還是一個太小太小的年齡。藍宇進來時總是笑著說,妹妹好。她就說,哥哥好。那時她還不到藍宇的肩
              頭,而藍宇的女友和他幾乎一樣高,他們一同誇過她長得漂亮,像童話裡的公主。唐詩詩是安靜的,很多時候,她會在窗前彈彈鋼琴,要不就看父親給她從法國帶回來的小說。從5歲起,曾留學法國的父親就讓她學法文,父親說,我一定要把自己親愛的女兒培養成中國的第二個林徽因。
              所以,她懂得,要做林徽因那樣的女子,不僅要有美麗的容顏,並且要有那種蘭花一樣的氣質。而藍宇顯然和她不是一類的,這個來自青海的男生,因為傢裡太窮,曾試圖退學,是父親幫助瞭他,並且很快使他成瞭父親的助手。唐詩詩18歲上大學時,藍宇已經26歲瞭,他早已研究生畢業瞭,留在學校做老師,和父親成瞭忘年交。他總忘不瞭開她的玩笑,妹妹,你越來越像一朵水仙花,那樣的聖潔與脫俗。其實,唐詩詩是很在意藍宇對她的看法的,藍宇雖然出身寒微,但對事物的洞察力卻有著過人的機敏,他如果說哪件裙子不好看,唐詩詩就再也不穿,如果相反,唐詩詩就會穿一件衣服,穿起來沒完。
              高三的時候唐詩詩的化學不太好,父親說,讓藍宇輔導你吧,他曾是高材生。兩個人在臺燈下離得很近,近到能聽到彼此的心跳,唐詩詩慌亂地把手裡的筆轉來轉去,藍宇講的什麼她一句也沒聽進去。因為藍宇的散發垂下來,有著海飛絲薄荷的清香,雖然衣服總是樸素的,但藍宇那種幹凈讓她喜歡。就是那一刻吧,知道自己是喜歡這個男人的,愛說不出來,因為喜歡是這樣的禪意芬芳。
              但那時藍宇已經在刷房子瞭,唐詩詩上大學的那個秋天,藍宇和那個女孩結瞭婚。
              唐詩詩站在北方的屋簷下,感覺好冷好冷,放眼望去,天高雲淡,秋風起,落葉紛紛。
              ■ Two
              大學四年,沒人理解唐詩詩為什麼沒有談戀愛,因為追求的人太多,而她又總是有著拒人於千裡之外的冷漠,所以男生們給她起的外號叫雪公主,也有人叫她"林徽因",因為她實在和那個美才女有著太多相似之處。美就不用說瞭,法語沒人比她說得好,而且會彈鋼琴,一手的草書,大學二年級,她寫的小說已經上瞭最時尚的文學刊物。後來,沒有男生再來追瞭,因為自知她如高山上的雪蓮,隻能遠遠地看著,追是追不到瞭。
              畢業後都以為她要出國的,比如去法國,但她隻是回到瞭父親所在的那個大學做瞭一名輔導員。和藍宇離得很近,兩個人又經常見面瞭,隻不過這次早已經人事滄桑,30歲的藍宇已經一身疲憊,妻子不肯要孩子不算,還經常和他大吵:"一個窮老師,到最後還不是窮死!"
              他就跑來和她訴說,你說,怎麼女人會如此不同?她如果和你一樣多好。
              唐詩詩的心就咚咚跳著,這個話,如果他結婚前說,她會讓他等,等自己長大,然後嫁給他。她喜歡他似乎與生俱來的那種散淡氣質,有點憂鬱,又有點清新,像是童話裡的人物,看盡那麼多男子,還是藍宇讓她不能釋懷。也許是最初的最初吧,那個臺燈下聞到他頭發裡薄荷香的夜晚,於唐詩詩是刻骨銘心的,雖然她那時隻有18歲。
              她就勸他,總會過去的,結婚的人說過,能把七年之癢過去就能白頭到老瞭。而自己的心裡是痛的,因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著什麼鬼話。
              一年之後,藍宇到底離婚瞭,因為他忍受不瞭自己的一頂綠帽子。
              那個曾經是他妻子的女人嫁給瞭當地一個房地產老板,做人傢的續房,老板是死瞭妻的,以娶到一個大學老師為榮。
              他們又像以前那樣在一起,藍宇經常來,和父親下下國際象棋,唐詩詩就在廚房裡給他們做著西式甜點,像個地道的小婦人,那時候,她是快樂的。
              但這快樂的時光如此之短,幾乎轉瞬即逝瞭。
              ■ Three
              有人來給唐詩詩提親瞭,提親的人非同一般,而對方亦是不一般,駐法國的一個領事,年輕而帥氣,早就暗戀唐詩詩瞭。如果唐詩詩答應,她馬上就可以去法國,母親說,從你很小的時候,我們一直希望你能去法國,那是個讓人沉醉的浪漫之都。
              她卻把藍宇約瞭出來,兩個人在一間人不多的小酒吧裡喝著那種法國產的紅葡萄酒。藍宇說好啊,以後我就能喝到妹妹從法國寄來的純正的紅葡萄酒瞭,祝賀你啊,我知道像你這樣美麗而有才情的女子一定會有許多男人喜歡的,放心吧,我也會再找到自己的幸福的。
              她於他而言是一個可望而不可及的夢,於是他笑著說,等我也找好瞭對象,不如我們一起結婚好瞭。
              唐詩詩的眼淚落下來時,他想伸出手去,但還是呆在瞭原地,笑話她說,女孩子就是這樣,一說結婚好像就和傢裡人再也不能見面瞭一樣。
              他知道不是這個原因,就像她哭瞭半天還是笑著說,我是怕自己想傢的。
              ■ Four
              是一件意外改變瞭一切,藍宇突然不停地惡心、暈倒,醫院檢查的結果讓所有人大吃一驚:尿毒癥。如果找不到相匹配的腎源的話,三個月後藍宇就會死亡。
              知道這個消息的時候南方的第一場雪飄下來,好多年好多年南方不再下雪瞭,唐詩詩伸出手去,接著那片片雪花,沒等落到手上就全化瞭,多像藍宇啊,盛年剛開始就要離開瞭。男友再來求婚的時候她拒絕瞭,她說,我舍不得離開中國。所有人不理解她,而她知道,她要陪著藍宇走完人生的最後一段路。
              她開始和父親一起給藍宇找匹配的腎源,結果總無功而返,後來的一天她突發奇想,不知自己是不是正與藍宇合適呢?檢查的結果讓她大喜過望,眾裡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。當她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父母和藍宇時,他們幾乎全投瞭反對票,父母不理解她為瞭一個男人何至於此,而藍宇說,妹妹,我怎麼值得讓你如此?
              而她笑笑說,醫生說瞭,我捐出一個腎還和正常人一樣,沒想到我們之間這麼有緣,相匹配的腎源的概率是千萬分之一,我能救你,也不枉我們一傢人和你認識一場吧。
              母親流著淚說,詩詩,你從小身體就不好,你不能這麼做,否則媽媽會擔心死的,你不去法國就算瞭,何苦還要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?
              而父親把她叫到小書房裡輕輕地問她:"詩詩,告訴爸爸,你是不是喜歡他? "
              她低著頭,眼淚剎那間溢滿眼眶,但還是撒瞭一個謊,她不想讓人看穿瞭自己,解釋說,爸爸,就是一般人都要幫忙的,別說他是您的得意弟子瞭,您說呢?
              父親點頭,但含淚說,親愛的女兒,這個手術充滿瞭危險啊,你確定你能行?
              她想,為瞭讓藍宇能活下去,她已經沒有別的路可走瞭,因為如果藍宇死瞭,她就死瞭。
              ■ Five
              手術異常的成功。她想,自己是和這個男人血脈相連瞭。藍宇幾乎是含著眼淚問唐詩詩,妹妹,我拿什麼報答你呢?她想,等他們都好瞭,她要撒嬌要他用一生來還她。
              由於藍宇的身體素質好,他幾乎沒有出現什麼排異反應,但唐詩詩的情況卻一天壞似一天,本來就瘦弱的唐詩詩,經歷瞭這次大手術,又摘除瞭一個腎,臉色越來越白,半年後,她幾乎不能起床瞭,藍宇和父母每天守著她,而她最後幾乎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瞭。
              彌留的最後幾天,藍宇跪在她床前流著淚說,妹妹,你還有什麼要求,我會盡力的,是我害瞭你啊。
              唐詩詩指瞭指書櫃裡的書,把那本安徒生童話拿來,說念給我聽。
              藍宇是從《賣火柴的小女孩》念起的。這個妹妹,從小就喜歡看童話,他靜靜地讀著,唐詩詩靜靜地聽著,窗外的春天來瞭,薔薇花開瞭,櫻花也開瞭,但不知妹妹是否能和他一起度過這個春天呢?
              他讀到《海的女兒》時並不知道床上的人已經快沒瞭呼吸,當他讀完時,唐詩詩已經去瞭,他覺得自己握住的那隻蒼白的手在漸漸地變涼,而讓他奇怪的是,唐詩詩的眼角,有一滴淚,慢慢地滑瞭下來。
              他的書落在地上,唐詩詩變成瞭泡沫瞭嗎?她也是那個美人魚嗎?
              一年之後,他再娶,同樣一個美貌如花的妻,誰見瞭誰說,這個女子,長得好像唐詩詩啊。